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北京治疗白癜风不复发的医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20 22:18:28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北京治疗白癜风不复发的医院,北京有那些中医治白癜风好,吉林白癜风主要危害,黑龙江根治白癜风的中医,云南白癜风初期病因,全国白癜风专家,知名度好的白癜风医院

原标题:榆林:县际班车经营惨淡 黑车猖獗市场监管成难题

随着交通基础设施的不断完善以及私家车的增多,人们的出行方式也在发生着变化。在一些地方,曾经红火的短途客运班车出现了经营惨淡的情况,前段时间,我们的节目就报到了商洛部分地方通村客车停运的情况。近期,榆林市通县客运班车也因为客源减少出现经营困难甚至停运的现象。当地经营户们认为,除了客源本身减少,主要是由于非法营运车辆太猖獗,来看记者的调查采访。

榆林汽车站客源减少 县际班车经营惨淡

榆林市汽车客运南站里的班车主要发往米脂、绥德、子洲、清涧等县。一些车主说,因为班车上座率很低,3月9号到10号,他们停发了开往这些县的车辆。

车主吴亚东:“停运那是没办法跑了,一天放到家里我还不赔钱,跑出来贴钱着呢,我跑着干嘛,没办法跑才停运。”

今年是吴亚东跑客运班车的第七个年头,他跑的是榆林到子洲的线路,开始几年生意确实不错,但从2014年开始,经营情况一年不如一年,为了减少支出,他辞退了司机自己开起了客车。

车主吴亚东:“出站基本上平均每天就是三两个人,外面出去拉上四五个人,一天就是八九个人就回去了,一个往返就能卖个三四百、四五百,碰上运气好六七百,那就是好生意呢。”

吴师傅说,他的客车从子洲往返榆林一个来回光成本就得六百元,现在每天拉的乘客卖的车票钱,连本都包不住。随后,记者又来到榆林市汽车客运北站,这里的班车主要发往横山、神木、府谷等县,经营境况与南站基本一样。

棕红色上衣男车主:“一天油钱都卖不够,我们一天开支就得一千块钱,卖个四五百块钱,根本就跑不动了。”

黑色皮衣男车主:“现在我们总共是三十一台车, 现在才运行十五台。”

记者:“一半都已经停掉了?”

车主:“停运了。”

记者:“什么原因停掉了?”

车主:“客源减少。”

榆林市交通局运输管理科科长曹鹏:“在高峰期,榆林市有客车2400多台,现在截至2016年底,有客车1380多台,客运市场是在持续萎缩之中。”

曹科长告诉记者,发往各县的班车越来越少的主要原因是客源大幅度减少,那么,榆林的乘客都去哪儿?采访中记者了解到,近年来,随着铁路的发展,机场的扩建以及私家车的增多,人们出行选择更加多样化;加上近两年榆林经济发展平缓,流动人口减少,乘坐客车的人数量少了也在情理之中。但是,除了这些因素之外,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,那就是非法营运车辆的泛滥,这也是导致乘客流失的一个重要原因。车主们说,榆林汽车南站门口的肤施路和榆阳路交叉口,就长期盘踞着几十辆非法营运车辆。

记者:“停在这个道沿上的很多都是非法营运车吗?”

知情人:“都是,都在招揽客人,你看,这个现在掏钱呢,这个也是黑车,正在掏钱,客人走了,这就是现场交易呢。”

记者观察后发现,在这段长一百多米的路上,竟然有五六个揽客的车主,只要有客人经过,他们就会上前吆喝揽客。

在榆林汽车南站外的肤施路上,记者以乘客的名义上了一辆去米脂的非法营运车辆,车主自称姓张,干这一行已经两年了。

非法营运车辆车主:“走哪里呢?走哪里呢?老乡,上车。走哪里呢?”

非法营运车辆车主:“跑这个也不是正当的事,万一被人家挡住了,或者收拾了,你自己本县好找人。”

记者:“你在榆林抓住了咋弄呢?”

非法营运车辆车主:“榆林抓住,我三个孩子都在榆林上班,都是公务员,挡住了,他们给我找人说一下。”

在米脂汽车站记者看到,候车大厅里空无一人,整个站里找不到一位工作人员,车站的停车场上停放着几辆停运的班车。

记者:“县上像你们这样自己跑车往榆林的有多少?”

米脂非法营运车车主:“有五六十辆,镇川有五六十辆,鱼河合有五六十辆,绥德到榆林跑这种车的人一共有一百台还多。”

客流下降、黑车猖獗 市场监管成难题

那么,黑车猖獗,运管部门是怎么看待的?他们有没有进行有效的监管?监管的难度又在什么地方呢?

榆林市交通局运输管理科科长曹鹏:“调查取证比较困难,有些群众对非法营运的认识不到位,也有的和非法营运的人相识,所以不愿意配合执法人员的工作。”

棕色皮衣男乘客:“一般我们不愿意惹人家黑车,怕人家报复,所以我们就只能说是亲戚,就那样。”

曹科长说,目前,查处非法营车辆最大的问题就是取证难,而且现在很多黑车车主通过网络微信平台进行揽客,这更让监管部门难以应对。

榆林市交通局运输管理科科长曹鹏:“现在非法营运车辆通过网络微信群、电话这种手段,来从事非法营运,在执法过程中比较难以查扣,车辆有时候也找不到,这是一个大的问题。”

采访中,记者随意搜索了一个榆林绥德拼车公众号,就找到了一个电话,对方向记者透露的信息很令人吃惊。

记者:“你们还有群呢?”

非法营运车车主:“我们群里有七十多辆车,全在一块呢。”

记者:“这个是不是算网络约车?”

非法营运车车主:“这就不是,这就是打黑车,这两天不是班车罢工,运管出来了,我们现在都电话接,基本上不去汽车站南门口。”

调查中记者了解到,针对黑车泛滥的现象,最近榆林市政府安排部署了专项整治行动,以县区政府为主导,相关的公安、交警、交通运管等部门协同配合,市县联动,形成整治合力整顿客运市场。在榆林汽车南站,记者看到运管人员不间断地巡查,截至目前,榆阳区已查扣非法营运车辆二十余台,对非法营运行为暂时形成了震慑,但是客运车经营者们却担心这样的局面维持不了多久。

陕西省委党校法学教研室副教授杜宏宠:“执法机关必须也用互联网思维,来开展我们的执法活动,传统的取证方式已经无法适应我们的执法任务,我们可以利用高科技的手段来取证,这是第一点,第二点就是面对这么繁重的执法任务,面对这么难以查处的案件,我想我们如果光凭执法机关本身的力量,可能有不足之处,比如说你可以鼓励随手拍,如果发现有非法营运的车辆,我们可以鼓励广大市民拍下来,当然,客观上来讲,非法营运如果光凭一家治理的话,可能是难以达到治理效果的,需要发动公安,城管甚至村委会居委会等这些自治部门发挥他们应有的作用,大家互相联动起来,共同监管才能形成良好的一个氛围。”

整治黑车,需要运管等部门避免运动式的、一阵风式的监管,加大经常性、有针对性和实效性的整治力度,也需要乘客认识到乘坐黑车的安全隐患,自觉地远离非法营运。同时,营运的班线也要合理调整运力及发车的间隔、幅度,增强乘客乘坐的舒适度,总之,疏与堵相结合,才有可能起到好的整治效果。(陕西广播电视台《今日点击》记者 崔晓羽 董超)

(责编:左瑞、邓楠)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渝北白癜风医院